欢迎光临西部普法网
当前位置:首页 > 刑法 > 全文

修水管挖出19年前失踪的女儿

来源:刑法   时间:2023-05-05   浏量:363

修水管挖出19年前失踪的女儿

   挖坑挖了两小时,铁锹在坑内上下翻土时,突然从土里扯出了一件上衣,还带出一个圆滚滚的硬物,又连带扯出了一些女性贴身衣物

  因为家里的水龙头水流不畅,为了维修水管,刘弟在水管工人的建议下,在自家院内水井的西侧挖了一条1.8米长、1.2米宽的坑。

  这个坑并不完全在水管位置上,只是水管工建议说,如果坑再往西侧方向多挖些的话,会比较好修理。挖坑挖了两小时,铁锹在坑内上下翻土时,突然从土里扯出了一件上衣,还带出一个圆滚滚的硬物,又连带扯出了一些女性贴身衣物。

  一开始,大家以为这个圆溜溜的东西是动物骨骼,定睛一看,有人惊呼:“这是人的头骨啊!”

  刘弟的父亲刘全国当时也在现场,他端详着这颗半露出泥土的、带牙齿的红褐色完整人头骨,怀疑这就是自己的女儿刘敏!刘全国年近古稀,育有一子一女,儿子刘弟和他一起居住在这个院子里,大女儿刘敏却已经失踪19年了。

  刘弟立即打电话报了警。警察很快来到现场,并在发现头骨的位置附近继续挖掘,很快就挖出了一整具尸骨。后经司法机关鉴定,这具尸骨就是失踪了19年的刘敏。

  刘弟告诉警察,发现尸骨的院子原本就是刘敏家的院子,刘敏失踪前和她的丈夫李文军在这座房子里住了几年。

  19年前,夫妻矛盾不断

  1998年,李文军在刘敏舅舅手下做小工,经刘敏姥姥的介绍,李文军与同岁的刘敏相识,之后两人开始交往。两年之后,两人结婚,同年,女儿李乐儿出生。还在恋爱期间,李文军就为夫妻两人的共同生活做了不错的规划。

  1999年,李文军花费1.8万元购买了一块宅基地,在宅基地上盖了这所宅院,用于两人婚后共同生活居住。房子很快盖好了,1999年当年,两人就搬进新居,刘敏在镇上饭店当服务员,李文军在附近打零工。

  据李文军说,两人安居乐业的小日子并未持续多久,刘敏就开始夜不归宿,有时是一天,有时是好几天。一开始,李文军也想与妻子好好沟通,刘敏总说自己很忙。随后,两人矛盾不断,争吵不断。

  2001年,一次晚饭时分,刘敏带着七八个男女回到家中,让李文军去外面买烟酒和饭菜回来给自己和朋友们做饭。李文军表示没钱,于是两人吵了起来。

  据李文军说,这次摩擦的结果是,刘敏和她的那帮朋友揍了自己一顿,然后他们一起跑了。五六天之后,刘敏才回家了,李文军质问她:“你们为什么打人!”刘敏说:“我不想跟你过了!”听完这话,李文军拿了几件衣服准备走:“不过就不过了,房子给你!”刘敏却一下子拦住李文军,坚决不让他离开。

  让李文军没料到的是,几天之后,岳父刘全国来到他家中,说他欺负刘敏,拿着皮鞭抽了他几下。为了缓和气氛,不继续挨打,李文军向刘全国道了歉、认了错。但是这口气,李文军却咽不下,他觉得岳父处事不公,自己很委屈。

  案发后,李文军回忆说:“当时,我彻底心寒了,对这一家人很失望。”

  对于这件事,刘全国也承认,自己确实打过女婿,但他说自己只是用“木棍鞭子抽了一下”,他认为,是女婿欺负女儿在先。

  李文军说,更让他受不了的是,2001年,村里人就告诉他,刘敏和邻村一名男子有不正当关系。

  李文军曾经为了此事去那名男子家找过妻子,当时,刘敏人不在那里,但是那个男人家里却放着刘敏的包。半个月后,刘敏才回家。李文军不记得两人有没有吵架,只记得刘敏说:“我的事不用你管!你也不要打听我!”

  此后,刘敏依然往家里带李文军不认识的人,还会去小卖部赊账买东西,让李文军还欠账。

  这家小卖部开了20年,2017年关停。虽然案发时,账本已经没了,但是女店主一直记得刘敏赊账的事,她说,截至刘敏失踪,刘敏尚欠店里800元未还。

  店主还说,村里人都知道李文军家经济条件差,家里只有床、桌子、灶台等简单的家具,简直是“家徒四壁,一贫如洗”。

  李乐儿在父母身边刚过百天,李文军和刘敏就把孩子送至河北的孩子奶奶家里。李文军说,孩子被送回老家后,刘敏彻底没有了羁绊,更是整天不回家。李乐儿奶奶回忆说,孩子送回老家的当年春节,刘敏也没跟着李文军一起回家看孩子。

  娘家人说,丈夫打过妻子

  刘弟比刘敏小7岁,姐弟俩关系不错。在刘弟印象中,姐姐人很好,很照顾他,偶尔还会给他零花钱。据刘弟回忆,从1999年开始,自己还在上初二,就经常看见刘敏和李文军吵架、打架,李文军还曾动手打过刘敏,甚至在刘敏还怀着孕时,他们就曾经动过手。有一次,刘弟看到姐姐和姐夫打架,想去打李文军,不过,被刘敏拦住了。

  刘敏和生母田艳秋的联系并不多。田艳秋和刘全国很早就离了婚,然后各自结婚。刘敏结婚后,田艳秋和她联系很少。李乐儿一岁左右,田艳秋才见外孙女儿第一面,还是刘敏主动抱过来给田艳秋看的。

  田艳秋只知道女儿女婿感情不好,她曾听村里人说,李文军打过刘敏,还曾经在一个雨天追着刘敏打。田艳秋的第二任老公认为这对小夫妻都不勤快,不出去干活挣钱,总在家待着,还爱吵架,因此不愿意跟刘敏两口子来往。

  刘敏姑姑也证实说,她曾经见过刘敏脸上、身上带伤,刘敏告诉她说,是李文军打的。

  矛盾爆发在那个夏日夜晚

  时隔19年,还原当时案发现场并不是件容易的事情。据李文军说,事情爆发在2001年农历八月的一个夜里。

  那天晚上,李文军修车后刚回家,就遭到了刘敏劈头盖脸的逼问:“是不是你拿了我的项链?”

  在李文军接连否认之后,刘敏一边辱骂他的父母,一边给了李文军一个耳光。

  李文军说,自己不想跟刘敏吵架,只说:“不想过别过了!”然后便进屋睡觉了。

  突然,睡着的李文军被冷水浇醒,他知道这是妻子干的“好事”。觉也睡不了,他拿着一瓶二锅头就坐到了院里。夏天的夜晚,院子里还算凉爽,喝完酒之后,李文军从屋里搬出了床,在院内放下,准备继续睡觉。突然,李文军从床上掉到地下,原来刘敏拿着锤子将自己的床腿砸断了。面对二次挑衅,一开始,李文军还能强忍住怒气,在院子里洗自己的工作服,但他越洗越生气。

  凌晨1点,李文军洗完衣服,靠着院墙眯着眼睛,打起了瞌睡。突然,刚睡着的李文军被酱油和醋泼醒。愤怒像一个黑洞,吞噬着他。

  李文军说:“再这么闹,真的没意思了,天亮以后,就跟你家人说清楚,不过了。”

  两人都不睡觉,大声激辩着孩子和房子的归属问题。

  早上8点,两人仍在互相刺激着对方,刘敏说了句:“你要是敢走,我就不让你活着离开这个镇子!”

  气急了的李文军从院子内的窗台上拿起半块砖头,趁着刘敏不备,从刘敏身后狠狠砸了她头部一下,紧接着就把砖头一扔,蹲在地上用双手用力掐着倒在地上的刘敏的颈部。刘敏当时所在的位置正是东起第二间屋的门内。

  20多分钟后,刘敏的眼睛和鼻子都流了血。又过了大约半小时,李文军确定刘敏已经死亡,便计划将她掩埋。李文军拿着一把铁锹,在院内靠东侧大门的位置开始挖坑,挖了大概40多分钟,他回到屋里把刘敏的尸体抱出来,放至坑内,用铁锹将挖出的土回填,处理完毕后,他回屋里将屋内地面的血迹打扫干净。

  清醒后,李文军没忘记自己需要应付家人、邻居的询问。每当有人问起刘敏,李文军都给出统一说法——“小敏打工去了,不清楚去哪儿了”。

  刘全国也曾来看望女儿两口子,李文军主动跟刘全国说起妻子失踪的事,他说,刘敏拿着两件衣服跑了。

  后来,刘全国也找过刘敏一段时间,但总是没有消息。他也会时不时去问李文军,刘敏回没回来?李文军一直说没回来。

  不久,村子里就流传出一些闲话,说李文军老婆跟人跑了。

  就这样,李文军在那个埋藏着秘密的院落里,又独自居住了两三年。之后,他回了河北老家,再也没有回来过,这个院子也就一直闲置着。

  19年后的偶然发现

  2009年左右,刘全国和二婚妻子搬到刘敏、李文军家的这个院子里居住,此后12年他们一直住在这里。到了后面的9年,刘弟也搬来和父亲一起居住。这期间,他们也没发现什么异样。

  直到2020年下半年,因为家里的自来水总是流通不畅,10月6日,刘弟请来水管工,在院子里挖沟,想检修一下自来水管道。下午3点左右,他们竟然挖出了一具尸骨,这才揭开这起陈年旧事。

  2020年10月7日和10月10日,北京市公安局司法鉴定中心对现场勘验中提取送检的检材做出鉴定,确认该尸骨就是刘全国和田艳秋失踪多年的女儿刘敏。

  10月20日,李文军在河北省承德市滦平县一个村子里被民警抓获。

  刚过不惑之年的李文军看起来比同龄人苍老很多,双鬓斑白,更像是一位60岁的老者,他穿着不整齐的衣服,一脸麻木地被民警铐住双手,带上警车。

  第二天下午,李文军被警察带到他和刘敏曾经居住的这所院子。从现场的录像中可以看到,李文军进入院内后,径直走到了当年的作案地点,即东数第二间房,他指着房门的位置,告诉民警,自己就是在门内口实施了犯罪,并指认了埋藏尸体的位置。

  关于故意杀人的事实,李文军在每一次供述中都予以承认,并称两人在生活中慢慢产生矛盾,自己提出离婚却被刘敏拒绝,刘敏又不好好过日子,自己忍无可忍,才激愤杀人。

  李文军说,作案时间是2001年夏天。由于此事带来的精神压力,2001年8月底,李文军精力不济,遭遇了一场车祸。这次意外造成其身体一处粉碎性骨折,当时的住院病例也佐证了李文军供述的作案时间。

  2020年11月26日,李文军被检察院批准逮捕。

  2021年10月9日,北京市检察院第三分院以涉嫌故意杀人罪对本案提起公诉。一开始听说母亲是被父亲杀害的,已经长大成人的李乐儿难以接受。但是,她在满百天的时候就被送回了老家由奶奶抚养长大,她在成长过程中对母亲没有印象;庭审前,她还是出具了对父亲的谅解书。

  2021年12月31日,北京市第三中级法院对本案作出判决。法院认为,李文军有杀人的动机。有关李文军杀害刘敏后挖坑将尸体掩埋的供述,也得到了现场勘验笔录、尸体检验鉴定、亲子鉴定、现场起获的被害人衣物等证据的印证,在案证据已形成完整闭合锁链,能够证明李文军故意杀害被害人刘敏的事实。李文军到案后如实供述所犯罪行,法院决定对其从轻处罚。鉴于李文军自愿认罪认罚,并签署具结书,法院最终以故意杀人罪对李文军判处无期徒刑。(文中涉案人员均为化名)

  过了19年,本案为何还能追诉判刑

  2021年4月到10月间,北京市检察院第三分院邀请相关专家,多次组织了论证会,对本案事实认定及诉讼时效问题进行了严谨的论证。

  办案检察官告诉《方圆》记者,本案涉及一个重要的法律问题:刑事追诉时效问题。

  嫌疑人杀人到案件被发现历经19年,司法机关是否还能追究当事人的法律责任?

  刑法第87条规定:犯罪经过下列期限不再追诉:(一)法定最高刑为不满五年有期徒刑的,经过五年;(二)法定最高刑为五年以上不满十年有期徒刑的,经过十年;(三)法定最高刑为十年以上有期徒刑的,经过十五年;(四)法定最高刑为无期徒刑、死刑的,经过二十年。如果二十年以后认为必须追诉的,须报请最高人民检察院核准。

  19年前,案件发生后,嫌疑人将被害人尸体进行隐匿,致使此案无人知晓,无人报案,公安机关也不知道这所小院里有凶案发生,因而未立案,这种情形适用刑法第87条关于20年追诉时效的规定。

  此案是在发生后19年才被人发现并向公安机关报案,而故意杀人罪的最高法定刑为死刑,因此,本案是在20年追诉时效范围内的。


作者:方菲 刘丹新闻来源:《方圆》杂志


移动端

手机访问

0

高效  精准  服务

专业法律问题咨询

在线咨询

本地律师,一对一在线咨询

最新资讯

学知识

咨询律师

在线免费咨询律师

推荐律师

推荐全国专业律师

登录 注册
关于我们     vip注册指南     注册协议    

西部普法网

西部普法网

服务热线

17309156966

欢迎光临西部普法网

微信号

移动端

友情链接:

版权@所有:陕西睿诚法务 陕ICP备2023000076号   公网安备61019002002326